首頁首頁 > 言情耽美 > 古代言情 > 亂世長寧
亂世長寧

亂世長寧

  • 小說來源:網絡轉載
  • 查看次數:
  • RAR壓縮包大。654.08 KB
  • 下載次數:未知
  • 發布日期:2017-09-14
  • 小說類型:TXT文本文件
  • 小說作者:橙色葫蘆娃
  • 書籍等級:
  • 運行環境: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
  • 連載狀態:+正文完結
  • 不看簡介,直接下載
  • 小說簡介
  • 隨機章節內容
      殺人盈野復盈城,誰挽天河洗甲兵?
      一場謀略,國破家亡,兄長屈辱赴死,換她一命殘存。
      十年后,她褪盡女兒妝,緩帶輕裘算盡山河。列國之間,執筆丹青,繪天下合縱。
      只為復仇。
      當曲終落幕,誰人得勝負,誰人攬山河,又誰人,能識心曲?
      ――這是一個女孩子在亂世之中復仇的故事。
      就再讓一次吧,既然他的二弟有了江瑟,他就再成全他一次吧。

      愚生溫潤地笑了笑,眉眼間有一種洗凈鉛華的清澈盈盈。

      從今天起,他便不再是愚生了。

      他是世人傳言中寒冰玉砌的溪生公,是未來的……羽王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陽光明媚,熾熱而絢爛。

      蕭嶸手持一桿長槍,在校場中揮舞地虎虎生風,眉眼不羈地張揚著,四下一挑。

      “怎樣?”他挑眉問道。

      “好!”四圍的將士高聲呼道。

      自從荊長寧那日鼓舞了士氣之后,整個若敖軍中的風氣煥然一新。

      之前,雖然眾人心中也都憋著一口氣,但是他們看不見希望,直到荊長寧的出現,所有的一切像是被加了把烈火,熱血漸漸沸騰起來。

      長槍挽出道道槍花,槍桿挑起的氣流刺破風聲赫赫作響。

      “好!”黎夏朗聲道。

      話音未落,他邁步走到落兵臺前,伸手抄起一桿長槍,微笑地望著蕭嶸。

      “我們比劃比劃如何?”他笑著問道。

      蕭嶸將長槍一杵,斜靠在槍身上,眉眼一挑:“你不是我的對手!

      黎夏笑了笑。

      “我知道。他說道,“還望嶸公指教!

      蕭嶸將長槍抱在懷里。

      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?”他翻著眼睛說道,“那得有多傻!

      黎夏依舊噙著笑意:“總得試試,不然會后悔!

      蕭嶸嘆了聲:“試了更后悔!

      黎夏沉默片刻,道:“試了才知道!

      蕭嶸斜了斜眼睛。

      這話里有話真累。

      他將長槍重重一甩:“我蕭嶸看上的東西和人,誰他娘的都別想和我搶!”手中長槍一挑一落,朝著黎夏而去。

      四周將士愣住

      看上的東西和人?

      不是在比武嗎?又不是在搶東西?

      校場中,兩人的身影忽觸忽離,長槍舞如風。

      蕭嶸側身,槍尖在地面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半弧,揚起一道塵土。

      黎夏視線一晃,便感到一陣勁風撲面。

      蕭嶸飛身而起,槍身砸向黎夏。

      黎夏橫槍而擋。

      蕭嶸手中長槍壓在黎夏肩頭,重重用力。

      “你輸了!笔拵V說道。

      黎夏咬了咬牙:“我還沒輸!

      蕭嶸搖頭,慢慢將槍身向下壓去,黎夏吃力,額頭頓時冒出細汗。

      “剛剛那一槍,我若是直接落在你頭上,你如今應該已經倒下了!笔拵V咧唇而笑,譏諷說道,“還有啊,我若是變砸為刺,你如今還有命嗎?”

      黎夏眼睛瞪著。

      “你用風沙迷我視線,以此作為手段,太過卑劣了!彼а勒f道。

      蕭嶸不羈地笑了笑,手下一個用力,黎夏頓時力道不支,右腿重重跪倒地面之上。

      “戰場上,沒有卑劣與高尚,只有生死。這點,你不會也要我來教你吧!笔拵V說道,閑閑地收槍,往落兵臺上一扔。

      “小爺我沒空陪你瞎鬧,還有正事要干呢!”他拍了拍手,大步流星地向校場外走去。

      黎夏望著蕭嶸的背影。

      “我從來知曉自己天資不夠,但我的心志足夠堅定,否則也不會走到今天!彼J真說道,“所以,來日方長!

      蕭嶸負手而行。

      “這都一整天了,小寧兒怎么還沒回來,那個叫愚生的,到底靠不靠譜!彼止镜。

      步伐還未出校場,便聽見一聲頑潑的輕笑。

      “你們剛剛是在打架嗎?”荊長寧搓著手,“看起來很好玩,我也想玩!”

      蕭嶸回過神,便見那個女孩子眨著眼睛望著他,一臉興奮顏色。

      荊長寧揉著拳頭。

      “你陪我打架如何?”她興奮喊道。

      蕭嶸瞬時覺得腦門垂下三條黑線。

      “姑奶奶,大小姐!笔拵V嘆道,“我們哪次打架不是我被你打?你想打我就直說!

      荊長寧笑著說道:“那還不是你學藝不精!

      蕭嶸跺腳,指著荊長寧大叫:“你你你……你捫心自問,哪次,哪次不是我讓著你的!”

      荊長寧翻了翻白眼:“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沒本事!

      蕭嶸揉了揉腦袋,亂吼一聲。

      “來!打!”他指著自己臉說道。

      荊長寧眼眸亮亮。

      握拳捶了過去。

      蕭嶸步伐輕退,臉一側,完美地躲了過去。

      “小爺我這次不讓你了!”他喊道。

      荊長寧嬉笑著,上前拍了拍蕭嶸的肩膀。

      “走,去校場!”她說道。

      陽光暄熱,映得四圍枯敗的冬景別有一番生機盎然。

      校場中央,兩人相對而立。

      絳色如火,格外地放浪不羈,卻溫暖熾熱。

      青衣如風,溫潤中藏著一種恬靜的頑潑,清雅而淡然。

      荊長寧挑了挑眉:“你最擅長什么兵器?”

      蕭嶸目光在落兵臺上轉了轉:“小爺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!”

      荊長寧噎住。

      “那嶸公的意思是一樣一樣來?”她笑道。

下載地址

财神捕鱼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