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首頁 > 言情耽美 > 現代言情 > 我愿意
我愿意

我愿意

  • 小說來源:網絡轉載
  • 查看次數:
  • RAR壓縮包大。129.51 KB
  • 下載次數:未知
  • 發布日期:2017-09-12
  • 小說類型:TXT文本文件
  • 小說作者:陳彤
  • 書籍等級:
  • 運行環境: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
  • 連載狀態:+正文完結
  • 不看簡介,直接下載
  • 小說簡介
  • 隨機章節內容
    你可以消遣地來看這本純屬虛構的小說,也可以把故事里的人物案例當婚戀實戰貼士來參考。小說的主人公唐微微是典型的“敗犬女王”,她沒有背景,受過良好的教育,靠個人勤奮獲得了工作成功,但無論她多么優秀,賺多少錢,到了32歲這個年齡, 還都沒有嫁出去,她渴望婚姻卻不想對婚姻妥協。
    已婚閨蜜的婚姻觀、前男友推心置腹將男人內心解析、萬人迷同事獵婚招數、畢婚族尋婚戰略……比比皆是的生活案例讓唐微微見識了各種戀愛變遷,也經歷了各種戀愛磨練,她該怎樣選擇?是見招拆招,還是照搬挪用?
    戀愛是無法拷貝的。沒有規矩,沒有固定套路,但你可以在別人的經歷中看清楚一些問題和更深的本質。一本《我愿意》演繹了一個普通剩女的成功故事,也許能給你帶來愛的鼓勵。
      唐微微第二天去上班,眼睛都是腫的。她對自己說,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,而且要嫁一個很好很好的男人。她在電腦上,把自己的客戶名單整個調出來,一個一個篩選。十分鐘之后,她感到非常非常的失望――那些客戶盡管都是住別墅的,但多數是有老婆的。即便有那么一兩個喪偶的,年歲也都在六十歲上下。

      唐微微又打開自己的電話本,在所有自己認識的人里尋找,她已經把條件定為“經濟適用型”――有份工作,自食其力,身體健康,相貌一般,年歲相當,即可。她還真圈定了那么幾個,但怎么發起進攻呢?難道主動給人家打電話,直抒胸臆:“我想考慮跟你交往,你有沒有這個打算?”

      唐微微忽然非常懷念那些個她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歲月。包辦婚姻有什么不好?倆人誰也不認識誰,直接送進洞房,告訴你這就是你一輩子要跟著過的人了。多簡單?!還有組織關懷,有什么不好?至少知根知底!哪里像現在,什么都要靠自己!考大學要靠自己,找工作要靠自己,談戀愛要靠自己,找老公還要靠自己!

      唐微微最后想出來的主意是給那些圈定的人挨著排地打電話,電話內容大同小異,說自己在裝修設計公司工作,如果有什么裝修的活,望給介紹介紹。還說她可以便宜啦,打折啦什么的。最后再寒暄幾句,說好久沒見,有空一起吃個飯什么的。

      她想著人家要是對她有意思呢,就會順竿爬。一圈電話打過來,接近下班時間。一到這種時候,唐微微就格外寂寞。剛巧,麗莎在MSN上問她,下班有什么計劃?

      女人和女人之間就是這樣,很容易疏遠,也很容易接近。唐微微在遇到王洋之后,莫名其妙地不太愛答理靳小令,反倒是跟麗莎走得近了。麗莎建議唐微微,見到好男人吧,一分鐘都別耽擱,你一耽擱,別的女人就上了。你就大大方方地上去,就說喜歡他,男人都有虛榮心,你說喜歡他,別管真的假的,他心里都高興。

      唐微微反問麗莎,那人家要是告訴你,有老婆了呢?

      麗莎“嘟”著一張嘴,將身子扭上幾扭,嗲嗲地說:“我不管!我就喜歡你!”

      唐微微驚得目瞪口呆,說:“這太不要臉了吧?”

      麗莎收起方才的一臉賤樣,橫眉立目義正詞嚴沖著唐微微就是一梭子:“你想要男人還想要臉?咱這樣的女人,不得自力更生白手起家?好男人會從天上掉下來嗎?咱們又不是十八世紀的貴族,到了適婚年齡,老爹就給開舞會,把門當戶對的未婚英俊男名流全請來,挨著排地請你跳舞,讓你可勁兒地選……”

      唐微微做不到像麗莎那樣。她三十二歲了,一直是憑真才識學吃飯的,要她像麗莎似的撲男人,她還真不會。麗莎是野生的,撲個把男人,駕輕就熟,但她唐微微是動物園養大的,讓她生撲,她不會,她這樣的雌性動物,放生到野外,是注定要死的,她不是麗莎的對手。而事實上,自從招商會之后,麗莎就一直在跟王洋保持著聯系,而唐微微則根本不好意思跟王洋開口談項目的事――好在馮都也沒有催逼她。也許真像傳言得那樣,喬娜有了,是他的?反正喬娜請假了,馮都也常常不在辦公室。而唐微微很清楚,工作太主動的員工,并不是好員工。馮都只是讓她替喬娜參加了一個招商會,并沒有明確告訴她,讓她來做喬娜的客戶,錦繡地產還是喬娜的勢力范圍,既然這樣,她就不能伸手,她伸手就是不懂規矩。

      麗莎約唐微微下班以后去做美容。唐微微答應了――剛一答應,就接到余忠孝的電話,說是在她們樓里辦事,問她在不在辦公室,方便不方便一起吃個飯什么的。

      唐微微面有難色,拿著電話吭哧半天,最后說“好吧”。麗莎多有眼力見兒啊,唐微微電話一掛,她就甩過去一句“重色輕友”。唐微微不甘示弱,說:“你晾我也不是一次兩次!”這話倒是真的,有一回,她們倆約的看話劇,到了門口,麗莎接一電話,打上車就跑了。女朋友總是好辦的,哪天約都行,美容院今天不去明天也可以,但,到了唐微微這個年齡,男人就比較重要了――人家今天想約你,你不去,那可能人家就約別人了!

      第二天,麗莎問唐微微,余忠孝是不是在追她?唐微微想了半天,不知道應該怎么說。實事求是地說,余忠孝對唐微微的那一套,很難說得上是“追”。而唐微微如果不是太寂寞,太恨嫁,根本也不會對余忠孝這一套有興趣,甚至,倒退回幾年,她會非常反感這一套――自從上次聚會之后,余忠孝就經常有一搭無一搭地發個搞笑短信給唐微微,MSN上見到也聊上兩句,還老說要給唐微微介紹“活兒”什么的。唐微微每次都說謝謝,不過從來也沒有真見他介紹過什么,倒是唐微微貨真價實地給他幫過幾次忙,一次是翻譯一本兩萬多字的商業計劃書,還有一次是幫他一朋友從供貨商那里打折買了一個浴缸。至于他那個“醫院項目”,很快就不提了。唐微微問過幾次,余忠孝要么不接茬,要么說點無關痛癢的,有的時候會反問唐微微:“你說辦醫院到底好不好?”或者會干脆跟唐微微探討老同學一起做生意的利弊。

      其實,對于這些問題,唐微微毫無興趣。她不明白,為什么麗莎跟男人有那么多可聊的,而她就沒有。麗莎對她說,很簡單啦,生活的煩惱,工作的問題,都可以跟男人說啦,說著說著,關系就說近啦。

      唐微微心說,生活的煩惱?她最大的煩惱就是嫁不出去,沒有找到合適的男人,這怎么張口?

      有一次,唐微微跟余忠孝吃飯,一頓飯吃下來,竟然花了三四小時,吃的也就是火鍋,涮羊肉。余忠孝不停地給她講投資、講股票、講生意,她聽得頭暈眼花,腰酸背痛。后來跟麗莎說起來,麗莎哈哈大笑,批評唐微微,說:“人家男的那是拋磚,人家扔了一晚上磚頭,你一塊玉都不舍得往外掏,我要是男的,我就再不約你了!”

      照著麗莎的理解,余忠孝講投資、講股票、講生意,那都是在熱身,在墊場子,在人家男的墊完場子之后,就該輪到您唐微微了。您要是想玩含蓄神秘呢,您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;您要是想玩“短平快”呢,您就用腳在桌子下面纏繞他的腳;您要是啥都不想玩,就想嚴肅認真地推進倆人的關系,您就問問他想找什么樣的女朋友?如果嫌這個太露骨,就說說手機報上的新聞八卦或者星座運程,要是再嫌這個俗氣,那就說說看過的電影小說電視劇。當然,麗莎根據她的實戰經驗,總結出來的最實用的一招,就是分手的時候,要表現得非常非常的不舍,然后,忽然撲上去,飛快地吻一下,轉身走掉。

      唐微微說這招我做不來,太輕浮了。

      麗莎說,你要是給人家輕浮的感覺,那你就太失敗了。你得讓人家覺得你特良家,但,實在是他太有魅力了,你是出于情不自禁。麗莎給唐微微演示了一遍,然后讓唐微微來,唐微微實在做不出來,只好說:我先上表演系進修半年吧。我這基礎太差。

      Chapter 5

      男人愛女人,女人愛男人,都是有條件的,世界上哪里有無緣無故的愛?

      只不過,有的愛對方的身體,有的愛對方的容貌,有的愛對方的門第,有的愛對方的財富,當然,最高尚的是愛對方的心靈,最卑鄙的是愛對方的腰包……

      就在余忠孝跟唐微微大搞“敵進我退,敵退我進”的曖昧游擊戰時,唐微微的母親宋玉如不遠萬里來到北京。

      可憐天下父母心。宋玉如現在就后悔一件事情,怎么當初就非不許唐微微早戀?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,其實失戀更得趁早。早早地談過戀愛,早早地知道什么合適什么不合適,何至于拖到現在要爹媽操心?即便就算是王洋,不要說現在他大富大貴了,即便他一事無成,又怎么樣?對微微好不就可以了嗎?

      宋玉如也知道女兒內心里對自己多少是有點怨恨的。但知識分子跟普通大眾略有不同,怨歸怨,恨歸恨,但從來不會擺到桌面上的,更不會站在院當間大吵大鬧請街坊四鄰來評理。

      宋玉如雖然也替女兒著急,但她不屬于那種到處給女兒張羅女婿的媽,她那范兒拿的,比唐微微足多了。知道她脾氣的親戚朋友,根本不會自告奮勇給她推薦女婿,討那沒趣兒干什么!比她們家門楣高的,她不樂意巴結人家,越發要拿著勁兒任著自己性子說點冷言冷語,比她們家門楣低的,她倒是親熱隨和,但那種親熱隨和讓人家不舒服,好像是受了她多大恩惠似的。

      宋玉如一輩子好強。她早年最看不起的女人,就是那些一到單位就找對象,找了對象就結婚,結了婚就一個兩個生孩子的女人,然后就是買菜做飯養孩子,工作永遠稀里馬虎,但獎金少一分就要吵個天翻地覆。她以前當領導的時候,最煩這樣的女下屬,但現在退休了,發現人家這一輩子過得就是實惠!年輕的時候是老公,生了孩子是兒女,兒女大了是孫子孫女。全家人都沒什么出息,但平平安安,哪里像她,不僅嚴格要求自己,也嚴格要求老公和女兒,一家人過得緊緊張張,出息倒是看著出息,但不實惠。比如說唐微微吧,當年憑著這個閨女,她可不僅在家族里驕傲,在單位里也自豪著呢?即髮W全省狀元,然后保送的碩士,連讀的博士,然后在北京工作生活,有出息吧?可這種出息說到底,當她自己退休之后,她就覺得不實惠了――那些養著沒出息的兒女的同事街坊不再羨慕她了,她們懷里抱著孫子,整天笑逐顏開,反倒是她,女兒這么大,連個姑爺都沒有,成了人們同情的對象。只不過,熟人,或者說知道她脾氣的人,見了她格外要夸贊她的女兒,然后無關痛癢地問上一句:“有對象了嗎?”

      按道理說,沒對象也沒什么可丟人的,但,女兒大了,沒老公,對做媽的而言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。宋玉如開始有意沒意地給留心著了,暗中打探誰家有什么單身的適齡男子在北京。后來上公園晨練的時候認識一老姐姐,老姐姐的丈夫有個遠房侄子在北京,年歲比唐微微大十個月,單身,在北京讀博士,明年畢業,父母去世得早,家境貧寒,希望能在北京安個家。本來呢,宋玉如對這個老姐姐沒啥興趣,但一聽說人家有個優秀的單身的遠房侄子,立刻跟人家來了神兒,關系越走越近,假裝無意地說自己姑娘在北京,也是單身什么的。那老姐姐一聽,立刻提議,不如倆人先認識認識,合適呢,就肥水不流外人田了。不合適,將來做個朋友,互相給幫個忙,也好。

      宋玉如怕在電話里跟唐微微說不明白,親自北上督戰。吃晚飯的時候,跟唐微微如此這般一說,哪里想到唐微微聽了,脫口而出:“既然條件這么出眾,怎么到現在還單身?”

      宋玉如一句就給唐微微頂了回來:“你不是也單身嗎?你條件也不差啊!

      宋玉如住下第二天就給人家那小伙子打電話,本來還想寒暄寒暄,結果小伙子更爽快,叫了聲“阿姨”,然后直奔主題:“我嬸兒都跟我說了,您女兒在北京工作,您把她電話給我,我約她吧!

      宋玉如忙不迭地把唐微微的手機號碼給了那小伙子,正想問小伙子什么時候約唐微微的時候,小伙子說:“好,我今天就給她打!彪娫拻炝,宋玉如這心頭叫一個高興――爽快,這樣的男人好。男人找老婆,就得這樣。

      唐微微接到“優秀單身博士男”電話的時候,正好在飯局上。是周正張羅的。王洋也在。唐微微端著個“落落大方”的架子,矜持,得體,優雅……

      小伙子上來就自報家門:“我是劉軍,你什么時候有空,咱們見個面吧!

      唐微微一愣,劉軍,這個名字很陌生。

      小伙子接著說:“我在××大學讀博士,你媽媽跟你說了吧?”

      唐微微臉當時就綠了。矜持、得體、優雅蕩然無存。跟做賊似的,慌慌張張地:“啊,說了說了。這么著,你晚點給我打行嗎?我現在不方便!闭f完,迅速掛斷。對面的王洋沒說什么,倒是周正瞅她這副模樣,說了句:“怎么啦?汗都下來了?什么事兒?”

      唐微微掩飾,說:“沒什么事兒,老家來一親戚!闭f完,端起面前的紅酒杯。一分鐘,甚至更短,她又找回了剛才的感覺――落落大方,矜持得體,優雅知性。

下載地址

财神捕鱼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