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首頁 > 言情耽美 > 純愛耽美 > 停云
停云

停云

  • 小說來源:網絡轉載
  • 查看次數:
  • RAR壓縮包大。231.71 KB
  • 下載次數:未知
  • 發布日期:2019-12-30
  • 小說類型:TXT文本文件
  • 小說作者:林光曦
  • 書籍等級:
  • 運行環境:支持TXT文本閱讀即可
  • 連載狀態:+正文完結
  • 不看簡介,直接下載
  • 小說簡介
  • 隨機章節內容
    強勢寵老婆但基本不聽老婆話的軍官攻x溫柔自抑唯獨對老公脾氣不好的大少爺受(年下)
    (不要被評論誤導了,這不是生子文也沒打仗劇情)
    不正經文案:
    沈家有兩個兒子。
    老二看上了老爹的四太太(男),在家大鬧了一頓后,愣是把人拐到北平去逍遙快活了。
    大夫人心力交瘁,把傳宗接代的指望都放在了老大身上。誰承想,老大暗地里也被人拐到手了,時間上一算,彎的比老二還早。
    這可如何是好?
    ***
    正經文案:
    15歲的俞天霖初見沈云深時,覺得他就像夏日里的一片云,帶來了一抹沁心的涼爽。
    當23歲的俞天霖再次見到沈云深時,卻覺得他身上的大紅喜服,以及那副不堪屈辱的模樣更像那年夏天的艷陽,穿透云層照在身上,留下了一生都無法磨滅的烙印。
    ***
    架空民國系列第二部,老大的故事。甜寵文(非無腦甜寵),攻比受小四歲,如有請假會發在微博。
    ***
    同系列已完結第一部老二的故事,年下甜寵無生子《夜宴》
      沈蔽日卻沒法那么樂觀。等火車到了南京后,他便讓松竹把行李送去下榻的飯店,自己則一步不停的往南京拘留所趕去。
      俞天霖陪著他一起過去,拘留所的人公事公辦,他們是見不到待審的犯人的。俞天霖打了個電話,沒一會兒那守門的就過來了,主動請他們進去。
      “你不是沒有在南京待過?怎會有這樣的朋友?”沈蔽日是知道俞天霖只在那年暑假的時候來過南京的,因而覺得奇怪。
      “是我的發小,大學在南京讀的,畢業后就留在南京了!庇崽炝仉S口道。
      沈蔽日點了點頭,他現在著急見沈春寒,也就沒有多問。二人在會面室坐著等了一會兒,就聽到門對面傳來了鐵鏈剮蹭地板的聲音,接著鐵門就被打開了,穿著囚服,形容狼狽的沈春寒被獄警帶了進來。
      他一看到沈蔽日就想撲過來,被獄警一左一右的拽住肩膀,呵斥他坐下說話。
      沈春寒原本是個意氣風發的大學生,突然在牢獄里待了幾天,再加上遭受了殺人犯罪名的驚嚇,精神早就處于崩潰邊緣了。
      他一坐下就開始發抖,一張嘴就哭了起來,不住的叫著:“大表哥救我,大表哥救命!敝惖脑。
      沈蔽日從未見過他這副慘樣,心里不禁有些動容,忙問他怎么回事。
      沈春寒想說話,可他哭的停不下來,鼻涕眼淚掛了滿臉。俞天霖看了幾眼就看不下去了,在沈蔽日耳畔悄聲道:“你這表弟慫成這樣,真不像有膽量殺人的!
      這話雖然不中聽,可說到沈蔽日心里去了。他也覺得以沈春寒的性子,即便喝醉了也不可能做那種事,就勸著沈春寒冷靜些,不管怎樣先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。否則他們即便想幫,也無從下手。


    第30章 云深哥,你臉紅了
      沈春寒打了幾個嗝,在最初的情緒發泄出來后終于能說話了。他斷斷續續的把那天晚上發生的事說了,沈蔽日凝神聽著,同時觀察著他的神色。見他坦蕩迫切,確實不像在撒謊,便已經了然了。
      沈春寒說的與蘇崢并無二致,唯一的區別就在于沈春寒是當事人,他說自己當時醉的都站不起來了,連去警察局都是被人扛著胳膊架去的,這種狀態下又如何有力氣去殺那個比他高大的洋人。
      蘇崢提供的情報中有說,死者是會計師,在南京法租界住了很多年。但是一直單身,是南京幾家知名俱樂部的?,可見對方的私生活方面并不簡單。
      俞天霖在旁聽了許久,一直沒有出過聲,都是沈蔽日在問。但他曾在軍校和軍隊中都待過,自然熟知審訊的技法。不過這個沈春寒根本用不到那些手段,光看眼神和微表情動作就知道是個表里如一的草包了。
      他心里有了主意,讓沈蔽日在這里先陪著沈春寒,自己出去打了個電話。
      之前帶路的那名獄警一直守在門外,見他出來了便主動迎上來:“不知俞先生有什么指示?”
      俞天霖打量了他一眼,嗤笑道:“指示不敢,你這哪有電話?”
      獄警立馬帶他去了值班的辦公室,俞天霖也不介意獄警就站旁邊,直接撥了個號碼過去。電話一通就傳來對方的聲音:“怎么樣了?”
      “見到了。不過現在不方便說,你在哪?我去找你談!庇崽炝氐。
      “你不熟南京的路,我現在派車過去接你吧,你在那邊等著!
      俞天霖應下,把電話掛了,又回到會面室去。
      沈蔽日把該問的都問的差不多了,他進去的時候看到沈春寒又在哭,頓時想翻白眼了,走到沈蔽日身邊,附在那人的耳畔道:“我約了朋友見面談這件事,你跟我一起去吧!
      沈蔽日便安慰沈春寒,說自己會盡量幫忙的。見他要走,沈春寒又開始恐慌了。沈蔽日好說歹說才把他勸的稍微冷靜些,在他的再三叮囑下走了出去。
      安撫沈春寒花了不少時間,因而剛離開拘留所的大門,就看到一人從對面的吉普車上下來,快步朝他們跑來。
      “俞少,好久不見!眮砣诵Φ囊荒槾猴L,走到俞天霖面前雙腳立定,對他行了個軍禮。
      俞天霖笑著拍拍對方的肩膀:“王沐,怎么是你過來了?”
      “副委員長怕其他人怠慢您,特地讓我過來接的。要不是他剛好在開一個重要的會走不開,他就親自來接您了!蓖蹉逦骞儆怖,笑起來卻有些憨厚。俞天霖側開身,介紹旁邊的人:“這位是沈蔽日,和我一起從宜州來的!闭f罷又對沈蔽日道:“他是王沐,是我那位發小身邊的副手!
      王沐對沈蔽日伸出右手,恭敬道:“沈先生您好,遠到而來辛苦了!

下載地址

财神捕鱼官网 天津11选5哪里可以买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481彩票网最新版下载 上海配资炒股 河南省快三跨度走势图 五分彩怎么玩不会输 江苏11选5乐三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陕西快乐十分杀号技巧 2020年六彩开奖资料今晚